九岀

一只喜欢鸽子的小透明
沉迷全职凹凸第五
霸图吹、嘉吹瑞吹、佣吹空吹
第五主播的cp有吃(有家室的主播的有关cp不吃)
第五主播主吹闭嘴赢一半
是豆腐女友粉(豆腐女友的粉丝,也就是领导粉)
cp洁癖!cp洁癖!cp洁癖!
吃的cp不拆不逆
不接受all某或某all
一个强迫症晚期的双鱼座
不喜左上角请

@奕松 开心不开心,惊喜不惊喜,意外不意外?
长期躺尸后我又更新了!

NO. 3

        安迷修离开了小镇,心里却还记挂着那只金雕。安迷修苦笑了一下,和金雕才相处两天,自己居然就莫名其妙地记挂上了。安迷修一边赶路,一边思索着什么时候去看望一下金雕,“应该在妖界吧……”安迷修的手不自觉地抚上额头,突然发现额头上有一个凸出来的印记。“这是什么?”安迷修左右看了看,发现左边不远处有一条小河,便走过去对着河水一照。

        额头上金黄的羽毛型印记在河水的映照下似乎闪着金光,安迷修似乎还能感到一丝丝热度。安迷修伸手想要触碰印记,却在即将碰到的时候听到了尖叫声。

        安迷修也顾不上印记的事了,立刻抽出双剑向声音发出的地方赶去。等安迷修赶到时,一个红色头发的少女正在对倒在地上的人拳打脚踢。旁边一个黑色头发的少年正在后面拉着少女,嘴里还喊道:“老姐别打了,再打要出人命了!”少女听了回头吼道:“衰仔!这个变态他偷摸你老姐我!打他都是轻的!”

        这场景和安迷修内心以为的场景千差万别,所以安迷修停住了脚步,纠结地想到底帮那一方。少女看见有人来了,又狠狠地踹了两下,才停了下来。地上那人见少女不打了,立刻跪地求饶:“饶命啊夫人,我知道错了,您大人有大量,放我一马吧!”少女闻言又踹了一脚:“喊谁夫人呢!我有那么老吗!”地上那人忙磕头:“是我是我,我是夫人。”少女又踹了一脚:“滚吧!”那人立马爬了起来,连滚带爬地离开了。
        少女看向安迷修:“喂,你是干嘛的?”安迷修将双剑收起,行了一礼:“在下安迷修,听见尖叫声所以过来看看有没有需要帮助的人。”少女双手抱在胸前:“看完了,所以呢?”

        安迷修有些尴尬:“这位……”少女挑眉:“艾比。”“艾比小姐,在下只是过来看一下,在下这就离开。”“等等。”艾比上下打量了一下他,“本……小姐要雇佣你。”

        安迷修:“哈?”



        安迷修到了第二天都没想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接下艾比的雇佣,毕竟他已经很久没有做过这样的工作了。也许是正义感作祟,也许是因为她的目的地是妖界……

        “安迷修快点!我们要争分夺秒!”艾比掐着腰对着安迷修喊道。“好的,艾比小姐。”安迷修认命地和那名少年—也就是艾比的弟弟埃米一起收拾食材准备做早饭。当然,食材也是安迷修和埃米收集的。

        埃米凑到安迷修身边,小声地对他说:“不好意思啊,我老姐就这脾气。你要是不愿意接受雇佣可以离开。”安迷修一边快速地剖着鱼一边回答道:“没关系,在下正好也要去妖界。”埃米好奇地问:“你去妖界干什么,那里可是著名的危险之地。”安迷修动作顿了一下:“我……找一个故人……问一些事。”准确的来说不是人,安迷修内心想到,“那你们呢?你们又为什么去呢?”埃米看了看艾比,见她没有注意这边,便小声说道:“其实吧,我老姐是去见她未婚夫的,明年他们就要完婚了。”“明年就成婚?”安迷修惊讶道,“艾比小姐还未成年吧。”“明年?我老姐还有三年才成年呢!”埃米不满地嘟囔道,“谁知道妖皇为什么那么变态,非得和我们联姻,明知道我们不能拒绝他……”

        “妖皇?”安迷修一脸震惊,埃米才发现自己说了什么。“不是,是……是药皇。”埃米忙改口,安迷修没有注意到埃米的改口,以为是自己理解错了,点头同意到:“听说药皇为人很霸道,不允许别人拒绝他。”这个可比那个霸道多了。埃米内心暗暗想到,可他不敢也不能说。他姐姐已经给安迷修添麻烦了,他不能再让安迷修有更多麻烦了。安迷修拍拍手:“好了,食材收拾好了,可以开始做饭了。”埃米点点头,开始给安迷修打下手。

        “饭好了吗?”艾比拿着几个清洗干净的大叶子,跑到了安迷修旁边。“马上就好艾比小姐,不过这是什么?”“这是当作盘子使的,本小姐可没有带餐具。”安迷修微微一笑:“艾比小姐,我带了。”艾比被噎住了,好大一会儿才说:“带了就带了,有什么了不起的!”说罢“哼”了一声,把叶子扔到一边,然后离开了。安迷修摇了摇头,从储物戒中拿出餐具,扭头问埃米:“你们出门什么都没拿?”“嗯。”埃米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,“走的急,忘记带了。对不起,给你添麻烦了。”“没关系。”安迷修将鱼汤盛到碗里,“你们雇佣了我,这就是我的责任。”

        盛了三碗鱼汤后,安迷修三人坐下来吃早饭。“安迷修,你做的饭太好吃了!”埃米一边夸赞,一边又去盛了一碗。“因为一直是自己修行,所以曾经专门练过厨艺。”安迷修有些不好意思,“不过能入口而已。”“这可比我做的好吃多了。”埃米有些羡慕,他前几天被自己的黑暗料理害得够呛。
吃完早饭后,安迷修和两姐弟将东西收拾好后便踏上了前往妖界的路。安迷修不知道的是,他的资料已经被送到了好几个人的桌子上。

        “安迷修,我会去找你的。”

        “安迷修?这是个变数,除掉他。”

        “安迷修,有趣。对我的计划应该不会有什么什么影响,他能不能给我带来惊喜呢?”


我当初为什么要写长篇?(。 ́︿ ̀。)

Rosewater🌹:



很感动。

🌈天黑后就是天亮。希望常见彩虹。


我目之所视,耳之所闻,处处皆黑暗;唯我心永向光明灿烂,虽路漫漫,亦恒心久远矣。

【雷安】相见欢

@串一串 除夕快乐!



NO.2 分离
安迷修带着金雕御剑飞到了最近的城镇,买了一些伤药后到客栈开了一间房。给金雕的翅膀上好药后,安迷修便盘腿坐在一旁修炼。
等到傍晚时分,金雕从昏迷中醒来,发现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,立刻警惕了起来。安迷修感觉到金雕醒了,就结束了修炼。金雕看着安迷修,发出警告的鸣叫,完好的翅膀张开,翅下隐隐有电光闪烁。安迷修微笑着看向金雕说到:“小家伙不用紧张,刚才那些人已经离开了,我不会伤害你的,等你伤好了我就立刻放你离开。”金雕翅下的电光弱了一些,但还是没有消失。安迷修无奈,只得发誓:“我以心魔起誓,等你伤好后就立刻让你离开,并且不得伤害你,不然心魔缠身,终生修为不进。”一道天地规则落在安迷修身上,金雕见状方才放下了戒心。
安迷修伸手捧起金雕,感到金雕身上的僵硬,不由得摸了摸金雕的头,说到:“我带你去吃些东西,你伤未好,不便行动。”
感受到头上的温热,金雕身体更僵硬了。等安迷修走到楼下一放开,金雕便立刻跳开。安迷修看着金雕的动作,不由得露出微笑,扬声喊道:“小二,来三斤牛肉,一碟小菜。““好嘞,客官稍等!”
“客官,您点的三斤牛肉,一碟小菜还有附送的一壶清茶。”
“多谢。”安迷修将牛肉放到金雕面前,然后慢慢吃起了自己的小菜。吃完小菜后,安迷修看向金雕。不得不说,金雕吃肉的速度虽快,但姿势却十分优美,一看就经过良好的训练。
安迷修等金雕吃完,就扔了一块银子在桌面上,捧起金雕上楼了。
到了房间里,安迷修又给金雕换了一次药,说到:“再等两日你的伤应该就好了,我到时候送你回梧桐林。”金雕眼中闪过一丝不明的情绪,拍了拍完好的翅膀表示自己知道了。
两天很快就过去了,金雕的伤已经完全好了安迷修便带着金雕来到了梧桐林。这两天金雕跟着安迷修在镇上寻找需要帮助的人,已经十分不耐烦了。安迷修一拆绷带,金雕立刻飞了起来想要离开。飞了两步远,金雕停了停,又飞回来,万分不舍地拔了一根金色的羽毛贴到了安迷修额头上。安迷修正惊讶时,羽毛化作类似纹身的东西附在了他的额头上。金雕满意地鸣叫了一声,飞走了。
金雕离开后,安迷修也回客栈准备收拾行李离开了。
金雕飞到安迷修看不见的地方就落到了地上,化作了一个青年。青年取出一个哨子吹了两声,不一会几个人便匆匆赶来,跪在地上:“属下失误,请殿下责罚。”“无妨。修罗使呢?”“回殿下,修罗使大人带着左使右使两位大人去对方那里给他们送教训去了。”青年轻笑一声:“还真是小孩子心性。罢了,走,回妖界”顿了一顿,青年摩挲着手中的一绺布条,“对了,查一查一个叫安迷修的剑修。”“是。”“走吧。”说罢,几人便消失在原地。


除夕快乐,新年新旺!

【雷安】相见欢

@串一串 我好不容易挤出来的时间!
从作业堆中艰难爬出的我
我容易吗我

cp雷安,可能有瑞嘉
避雷注意




NO.1 初见
幽深的梧桐林,是只有凶兽和修者才会出没的地方。
忽然,有几个黑影掠过,追逐着前方一道金色的小巧的身影。金色的身影灵活地在树枝中穿梭,身后留下隐隐的紫光。
“快追!追不上我们的脑袋都别想留着了!”领头的黑影大声呵斥着后面的人。
眼看前方的身影就要消失,领头人一咬牙,从储物袋中掏出一个弩,将唯一的箭装好后立刻射出。
只见箭以极快的速度冲向前方那道身影。躲闪不及,身影被击中,发出一声悲鸣后不甘地摔到地上。那是一只幼年金雕。
领头人也停了下来,慢慢走近。金雕挣扎着想重新飞起来,领头人见状冷笑道:“不用挣扎了,这可是我花大价钱买下的锁灵箭,不仅能锁住灵力,也能让你失去行动能力。”
金雕发出一声不甘的鸣叫,不停挣扎着。领头人一边伸手去抓金雕的脖子,一边说道:“别怪我们,怪命吧!”
旁边忽然冲出一道剑气,领头人一惊,迅速后退,堪堪躲过那道剑气,而金雕则因失血过多在气流的冲击下昏了过去。领头人咬牙切齿,但还是强忍着怒气说到:“不知阁下是什么人?我们无意打扰,得到我们所要的东西后就会立刻离开。”
“想抓住灵兽就用自身实力,在下不过是见不惯这种小把戏罢了。”一个一身白袍的人从旁边走出。
领头人看见这人手中拿着的一黄一蓝两把剑后,惊讶地出声:“你是天机榜第五,双剑的安迷修!”
安迷修微微颔首:“正是在下。”
领头人抽出剑:“我们无意与你为敌,但这只金雕我们必须带回去。”
安迷修举起了手中的剑:“不好意思,在下不会让你们的小把戏得逞的。”
领头人咬牙说到:“那便对不住了!”说完几人便一同冲了上去。
安迷修皱眉:“以众击寡,不仁不武!”几道剑影闪过,那几人便都倒在地上。
安迷修收起手中的剑:“今日就当给你们一个教训。你们走吧,在下不轻易杀人。”
领头人捂着胸口艰难地站起来,喝到:“我们走。”
安迷修确认几人走了以后,转身看向金雕。俯身将其捧起,安迷修看见了金雕翅膀根部的血洞,叹了一口气:“先将你翅膀上的伤治好吧。”
安迷修用灵力为金雕止住血,查看了一下储物袋,皱了皱眉:“没有伤药了?”安迷修只得从袖口撕下一绺布条,简单地包扎了一下,然后带着金雕离开了。
安迷修刚离开不久,三个身影落在了刚才发生打斗的地方。其中一个高个子的人嗅了嗅:“老大到过这里,再往后就闻不到了。”另一个矮一些的人蹲下查看了地上的血迹,手握紧:“血,是大哥的。”最后一个头上绑满小辫子的人看了看四周:“看了这里发生过打斗,要么有人救了老大,要么老大已经被那些人带走了。”矮个子的人站了起来:“不管怎么样,大哥暂时应该是安全的。我们先回去,派人寻找大哥的行踪。但在找到大哥前,我们得先给他们点教训!”三人转身也离开了。


欢迎捉虫
在题海中爬上了凹凸的小舟……

【雷安】相见欢

类似修真界设定………
@串一串 我真的发了!!!!




眼前一阵阵发黑,头胀胀地疼,安迷修用凝晶撑着半跪在地上,急促地喘息着。
四周尽是残骸,大量的失血使安迷修无法看清四周,但鲜红的色调强硬地提醒着他刚才发生了什么,刺鼻的血腥气息又令他保持着最后的理智。
“不愧是【双剑的安迷修】,你果然活到了最后。不过,这可真是狼狈啊。”
安迷修艰难地抬起头,努力辨认着眼前模糊的身影。其实也不用辨认,安迷修在他走近时就知道他是谁。深刻在心里的熟悉的气息和声音,都在告诉他眼前这个人的身份。
“雷狮。”


应该………算个序?

今天学校上空还有飞机飞过…

勿忘国耻!

此生无悔入华夏,来世还做种花家!

小凤儿:

我今天在南京,我和国家领导人同城!同城!结果上午满课,虽然说有空也进不去纪念馆在戒严x

青绾:

零语zero:

刚才班群全群禁言,哀悼……
今天还等着听警报声,5.12和9.18都有,怎么今天没有……?

染染:

戴妍琦-V:秋爷家的:

先表白星星!

然后,点蜡

今天,是南京大屠杀纪念日。【偷偷:其实昨天是西安事变纪念日】

零下九度-V:

星娥娇_不考到年级一百不改名:

铭记历史,祈愿和平。
八十年了,今天有三十万人要回家。
说不恨是假的,恨哪些同胞生命的消失,更恨他们连一个道歉都得不到。
勿忘国耻,砥砺前行。
为了一日,我们足够强大。
/图源微博。


给盆友做的书签……………做完就不想给了…………………tag随便加……………



字不是我写的!!!!!!!!!但图是我画的,画残了…………………感觉毁了整张书签………………


有谁能看出原材料吗?(温馨提醒:第二张)

《我有一壶酒,可以慰风尘》全员cp向 下

亲们我又回来啦!
昨天感冒好了,满血复活,今天来补更(^_^)




这里是翻了词典的文风:
肖戴:
我有一壶酒,可以慰风尘。
翼展生灵灭,鸾辂送音尘。
云橙:
我有一壶酒,可以慰风尘。
轻弹随冰舞,火凤逐线飞。
高乔:
我有一壶酒,可以慰风尘。
还知胡越远,唯有忆长安。
刘卢:
我有一壶酒,可以慰风尘。
轻锋交重刃,双剑赤子心。
昊翔:
我有一壶酒,可以慰风尘。
矛舞毒针诡,爪伸龙牙出。
莫橙:
我有一壶酒,可以慰风尘。
火炮穿敌阵,无言影随身。




这里是感冒药吃多了的文风:
肖戴:
我有一壶酒,可以慰风尘。
队长all肖本!小戴你够了……
(肖时钦眼含热泪地收走了戴妍琦的all肖本)
云橙:
我有一壶酒,可以慰风尘。
这剧真好看!瓜子真好吃!
(楚云秀和苏沐橙愉快地窝在一起嗑瓜子看剧)
高乔:
我有一壶酒,可以慰风尘。
英杰多喝水。一帆抱一抱!
(乔一帆放下给高英杰接的水转身抱住了高英杰)
刘卢:
我有一壶酒,可以慰风尘。
前辈 j j c !修正 5 2 1 。
(刘小别和卢瀚文隐秘地秀了一把恩爱……
大明湖畔的《未成年人保护法》:小别,你还记得我吗?)
昊翔:
我有一壶酒,可以慰风尘。
喝六个核桃,踢矿泉水瓶。
(我不想评价……………冷漠脸)
莫橙:
我有一壶酒,可以慰风尘。
我想吃瓜子,啊哦额嗯嗯。
(苏沐橙:莫凡我想吃瓜子。
莫凡:啊(二声,表示疑问),哦(四声,表示知道了),额(一声,表示在选瓜子),嗯(四声,表示选好了瓜子),嗯(一声,表示提醒苏沐橙瓜子拿来了)
莫凡丰富的内心啊……)

最后一个
杜柔:
我有一壶酒,可以慰风尘。
女神快看我!你好你是谁?
(杜明已哭昏在男厕所)



接下来可能要停更一段时间,请大家担待。
还有想看什么的亲们可以私我。不过大部分可能都做不到,因为没有时间(-。-;)。

《我有一瓢酒,可以慰风尘》全员cp向 (上)

有几个亲要的第二期,江郎才尽………………

不喜不要喷太狠啊!





这是正常文风:

伞修:

我有一壶酒,可以慰风尘。

悠悠南山路,期期盼归人。

喻黄:

我有一壶酒,可以慰风尘。

落英冰雨利,九天可灭神。

方王:

我有一壶酒,可以慰风尘。

星辰扶摇起,千里传思存。

周江:

我有一壶酒,可以慰风尘。

魔剑叠浪起,霜火翦封狐。

韩张:

我有一壶酒,可以慰风尘。

十年苍茫路,一双不离人。

双花:

我有一壶酒,可以慰风尘。

繁花乱人眼,血剑斩敌身。

林方:

我有一壶酒,可以慰风尘。

锋出意犹在,奈各栖凤池。

双鬼:

我有一壶酒,可以慰风尘。

噬魂鬼神餍,心契且忘言。


下面是抽风的文风:

伞修:

我有一壶酒,可以慰风尘。

沐秋不可以!阿修快交烟。

(苏沐秋露出心脏的微笑并拿走了叶修藏起来的烟)

喻黄:

我有一壶酒,可以慰风尘。

队长求放过!少天不挑食。

(喻文州微笑着夹起一筷子秋葵递向瑟瑟发抖的黄少天)

方王:

我有一壶酒,可以慰风尘。

大眼小队长~滚出微草堂!

(听说方士谦在门外挠了一晚上的门而王杰希理都不理)

周江:

我有一壶酒,可以慰风尘。

小周你最帅!给江比个心!

(江:小周最帅了!

周:(///▽///)江……喜欢!

轮回的人今天依旧在吃狗粮)

韩张:

我有一壶酒,可以慰风尘。

作息我来定。训练我来抓。

(论最佳搭档…………)

双花:

我有一壶酒,可以慰风尘。

大孙我蓝瘦!已清购物车。

(霸道总裁和他的幸运e小男友)

林方:

我有一壶酒,可以慰风尘。

老林你干嘛?我想吃点心。

(今天的犯罪组合依旧真诚和斯文啊)

双鬼:

我有一壶酒,可以慰风尘。

阿策你最棒!滚去睡书房!

(今天的双鬼也依旧的和谐啊)



还有一部分还没有写完,所以先发上半部分,欢迎指正!


ps:我说周二更,就是周二更!(傲娇脸)

关于《我有一壶酒,可以慰风尘》的一个续写

关于在看完大大一把废伞的《我有一壶酒,可以慰风尘》后的续写。

文笔不是很好,可能有的不对劲,欢迎指正!

写喻文州的:
我有一壶酒,可以慰风尘。
星芒画天地,睿哲世人尊。
喻文州写的:
我有一壶酒,可以慰风尘。
手速破七百,联盟第一苏。
写张新杰的:
我有一壶酒,可以慰风尘。
白衣十字落,圣火囚魂身。
张新杰写的:
我有一壶酒,可以慰风尘。
快到十一点,赶紧去查房。
写唐昊的:
我有一壶酒,可以慰风尘。
无惧前行路,敢为众人先。
唐昊写的:
我有一壶酒,可以慰风尘。
放眼全呼啸,我是大当家。
写林敬言的:
我有一壶酒,可以慰风尘。
纵有温雅面,不畏正前名。
林敬言写的:
我有一壶酒,可以慰风尘。
夜半哀号起,副队又查房。
写楚云秀的:
我有一壶酒,可以慰风尘。
不让须眉志,风雨更倾城。
楚云秀写的:
我有一壶酒,可以慰风尘。
打完赶紧走,今天大结局。
写苏沐橙的:
我有一壶酒,可以慰风尘。
既失前人庇,凤起九霄腾。
苏沐橙写的:
我有一壶酒,可以慰风尘。
不能没瓜子,嗑完再来包。
写方锐的:
我有一壶酒,可以慰风尘。
重来堪嗟事,战时又相逢。
方锐写的:
我有一壶酒,可以慰风尘。
看我真诚眼,不是废点心。
写江波涛的:
我有一壶酒,可以慰风尘。
温润君子意,心中自空明。
江波涛写的:
我有一壶酒,可以慰风尘。
洗没沐浴液,泪洒游泳池。
写孙哲平的:
我有一壶酒,可以慰风尘。
含恚离场去,只道意难平。
孙哲平写的:
我有一壶酒,可以慰风尘。
什么都不贵,钱不是问题。
写方士谦的:
我有一壶酒,可以慰风尘。
纵身千里外,世仍留其名。
方士谦写的:
我有一壶酒,可以慰风尘。
联盟一毒奶,弃疗我为神。




手机打字太慢了…………
没有电脑…………
作业还没写完我居然在浪…………
——来自一个高三党的无奈